太上洞玄靈寶天尊說救苦妙經註解

 


太上洞玄靈寶天尊說救苦妙經註解

道神庵洞陽子註解


太上

太者至大之稱,上者尊崇之號。以其始乎太初太易之上,故曰太上。夫太易者,未見炁也,元始之初炁未之見也。太易變而為太初,太初者,炁之始也,先天元炁始見微芒。太初變而為太始,太始者,形之始也,漸有元炁之形矣。太始變而為太素,太素者,質之始也,元炁之形質具矣。太素變而為太極,太極者,混沌也,溟涬鴻濛,狀如雞子,其中有精,彌綸無外,元炁凝而清濁未分也。太極既變則混沌開,而鴻濛裂,於是清陽之炁昇而為天,濁陰之炁降而為地。《易》曰:太極生兩儀,是也。兩儀生三才,即非濁非清,中和之炁,結而成人倫也。是謂道生一,一炁之混沌也;一生二,二儀之清濁也;二生三,三才之人倫也,然後三生萬物。萬物始之於天地,天地不能自有,有天地者太極也;太極不能自生,生太極者太素也;太素不能自育,育太素者太始也;太始不能自孕,孕太始者太初也。未有太初,先有太易。夫太上者,謂始乎太初太易之上,是無大之大,故曰太,高出乎八極之表,故曰上也。又太者甚也,上者高也,言是經妙義甚高,則無以過矣。昔者聖人製此太字,其文從人從一從一點者,蓋人得一謂之大,大人能卓然獨存,常正此一點者,可與太上全體也。此一點亘古亘今,不生不滅,在道則謂之元神,在儒則謂之真性,在釋則謂之本來;在眼能視,在耳能聽,在鼻能嗅,在舌能嘗,在手能執持,在足能步履。以致語默動靜,千轉萬變,未嘗不因此一點而通靈也。是以老君之鍊養,養此一點而已;莊周之寓言,言此一點而已;周公仰思,思此一點而已;孔子之潛心,濳此一點而已;如來之大覺,覺此一點而已;祖師之相傳,傳此一點而已。百姓日用而不知,外為聲色所蕩,內為嗜欲所汨,晝隨情愛,夜逐夢飛,念想攀緣,未嘗暫息,此一點不正,心影常偏,為情慾誘之,使出於外,故成大字,以言乎流浪輪轉,或為畜類也。夫上字之文,從卜從一。卜,度也;,一,性也。卜爾之一性,能謙遜居下者,則為上士矣。江海以下百谷,則為百谷王;小國以下大國,則取大國。此孔子所以下漁父也。夫下人不精,不得其真,井雖千仞,汲之水上,是以聖人不降則不昇。故曰貴以賤為本,高以下為基。是知未嘗先人而常隨人,後其身而身先者,謙尊而光,此真人應世之道也。故曰卜爾之一居下,則為上士,其理昭然,卜爾之一性,若乃自矜自伐,自是自彰,而好居人上者,斯則下人矣。若夫體合太虛,廓然無我,所為一點者,內外俱忘,上下雙遣,斯則至聖之道,可謂自己三清,何勞仰望,自己太上,何勞外求也。


洞玄

洞者通也,上通於天,下通於地,中有神仙,幽相往來。天下十大洞、三十六小洞,居乎太虛磅磚之中,莫不洞洞相通,惟仙聖聚則成形,散則為氣,自然往來虛通,而無窒礙。是以聖人遠取諸物,近取諸身。則人一身之中,亦有洞者。頭有九宮,上有寥天,共為十大洞天;柱骨二十四節,共十二重樓。共三十六洞,上通泥九之九天,下徹尾閒之九地,中有真炁幽相往來。是以聖人於虛極靜篤之中,斡轉璇璣,神通炁洞,上與天通,所謂三宮昇降,上下往來,無窮者也。且洞之一字,從水從同,即是洞與水同也。夫巨海之水,八紘九野天漢之流,酌焉而不竭,注焉而不滿,渺渺漫漫,無垠無際,不可得而測其淵深也。故造道者,皆自麤至細,自細至微,微極而後至於妙,妙極而後至於玄,道之玄則無乎不通矣。故洞也者,以其幽深而不可測也;玄也者,以其微妙而不可窮也。言是奧旨遠邈,深如洞玄,非玉虛之夙挺,其孰能通之哉。


靈寶天尊說救苦妙經

靈寶天尊即太上道君也。以身言之,靈者神也,寶者炁也,形者靈寶之宅舍也。夫人有耳目,乃元神之門,晝則心寤,神遊於耳,夜而目寐,則神歸絳宮。眾人視聽於外,則神遊於外,見聞聲色,動蕩乎中,神性化而為情,情受牽纏,故心有念,動有著,晝有想,夜有夢,薾然馳逐。馳逐於無涯之欲,百靈疲役而消散,宅舍無寶而崩頹。此皆用神於外,而不能守之於內者也。若夫至人,萬法俱忘,惟神是守,目內視而神光炊於玉闕,耳返聽而妙韻響於瓊房,神宇泰定,一念不生,智恬交養,久而道靈,上際於天,下蟠於地,六通四闢,妙用無窮,造化莫移,陰陽莫測,故能駕景乘飇,登真合道,莫不由於神性者也,得不謂之靈乎。夫人有鼻口,乃命寶出入之戶,息息通於天地,元炁之所往來,凡一呼則穀炁出,一吸則元炁入,不死之機,長生之要,實隱於此矣。眾人心靈外馳,情躁炁促,息之以喉,胎元蕩散,真炁凋零,炁竭命終,可不惜哉。惟至人深達造化之源,呼吸太和之炁,奪本還元,歸根復命,息之以踵,寶莫寶於炁,達斯理者,泥丸玉闕所以棲其神,玄門牝戶所以襲其炁,炁以制神,神以攝炁,母子相守,性命混融,然後萬神不散,故能靈,一炁凝結則成寶,是謂一身之靈寶也。夫眾生之苦,莫大於輪迴生死,天尊大慈,演說洞妙,開滯塞之門,指光明之路,解悟之者,得脫生死,永免輪迴,故曰救苦也。經者徑也,常也,欲令上學之人依此徑路常行之也。


爾時救苦天尊,

天尊則元炁是也,法身無相,積炁成真,為天中之尊,聚則成形,散復為炁。


徧滿十方界,

元炁大無不包,細無不入,在谷滿谷,在坑滿坑,彌滿八極,無往不在,故曰徧滿十方界。


常以威神力,救拔諸眾生,

夫威神力莫大於元炁,元炁之運,獨秉造化之權。眾生者所謂胎卵濕化之四生,至於花卉草木,禽獸魚鼇,蠕飛蠢動,有情無情,皆含育元炁而生,故元炁在則柔弱滋養而生,元炁去則堅強枯槁而死。老子曰:柔弱者生之徒,堅強者死之徒。凡有貌象聲色者,皆物也,悉得元炁而後生,故曰救技諸眾生。


得離於迷途。眾生不知覺,如盲見日月。

眾生就染聲色嗜慾,因於迷途之中,殊不知魚在水中,水在魚中,人在炁中,炁在人中,魚失水死,人失炁亡。吞舟之魚碭而失水,則蟻能苦之,故曰魚不可脫於淵,人不可離於炁,魚能吐納而化水則不死,人能吐納而化炁則長生。舉世但知日食穀肉果菜以養命,而不知穀肉果菜乃戮形之物也,夫有故以其有形者屬於陰,乃土地之精也,惟元炁屬陽,且人一呼則炁出三寸,一吸則炁入三寸,一呼一吸為一息,一日一夜一萬三千五百息,真炁計八百一十丈,昇降於鼻口呼吸之間,凡夫不能掌握,皆歸空而散,則一息不返,人命卒矣。此經有養炁留神不死之訣,世愚不達其旨,譬如盲者雖有日月之大明,莫能見之,故日如盲見日月。

 

我本太无中,拔領无邊際。

元炁在太空虛无之中,其猶橐籥嗡張不息,以其無有,能入於無間,故日有而無形,無而有精,失之則死,得之則生。亘古通今,得道昇仙者,莫計其數,皆得沖炁以為用始成真,故曰拔領無邊際。


慶雲開生門,祥煙塞死戶。

經之眼目,救苦之樞機,在於此也。慶雲祥煙乃太和妙炁之異名,生門死戶乃玄門牝戶之列號,或曰天門地戶,或曰乾坤門戶,凡言門戶者,必有物從玆而出入也。開者闢也,闔者塞也,易曰闔戶謂之坤,闢戶謂之乾,一闔一闢謂之變,往來不窮謂之道,天地所以能長且久者,以此也。人欲長生久視,與天地齊其年,當於生門死戶之中,窮通塞之端,究造化之妙,使通天地陰陽二炁,往來昇降之不窮,謂之出日入月,亦曰出清入玄也。不遇至人所指,非碩學之所能聞,以其性須自悟,命假師傳也。僕曩承師旨决以淵微,輒將太上不泄真機顯露聖訣,學者宜精究之,訣曰:

生門死戶兮千般異呼,一曰朱淵兮一曰神廬,下士不達兮鼻吸口吐,上仙樞要兮萬類莫如,慶雲祥煙兮既昇且降,開通充塞兮雲英紫腴,採集素英兮飛空之景,炁來入身兮味勝醍醐,像龜引息兮通靈不死,效蚌吸月兮涵養結珠,天機斯泄兮遇者祕密,功成輕舉兮駕馭瓊輿。初發玄元始,以通祥感機。

大道始初發生乎一炁,一炁初為玄元始三炁,故曰初發玄元始。三炁結而為三清,三色混沌,煥爛太空,三炁復各生三熙,疊三成九,即成九霄,而為九天也。《生神章》云:須延總三靈,玄元始炁分。《黃庭經》所謂三炁右迴九道明,又曰九炁映明出霄間,即是三炁為天地之尊,九炁為萬物之根。人能探鍊玄元始三素之炁,通感祥煙慶雲之際,是謂得造化之樞機,故言以通祥感機。


救一切罪,度一切厄。渺渺超仙源,蕩蕩自然清。皆承大道力,以伏諸魔精。

一切罪莫大於死罪,一切厄莫大於死厄,人死雖有萬殊,總歸三路,聖人死之曰神,賢人死之曰復,眾人死之曰物。何謂聖人死之曰神,聖人養聖胎於神室,身內生身,陽神脫質,死而不亡,脫胎神化者,謂之神仙也。何謂賢人死之日復,賢人在世,不與物交,性無所著,以生為寄,以死為歸,歸者復也,精神入其門,骨骸返其根,我尚何存,蓋能虛諸所有,而神識靈明出乎物外,輪迴不入,陰官莫拘,脩然自在,雖南面王樂,亦不及也,明心達性,賢人君子,禪伯之流,超證真常,永無係累,稍或見地未明,修為有缺,著於談空,滯於觀想,終則謂之陰靈苦爽鬼仙是也,或欲出世,則能奪舍投胎。何謂眾人死之曰物,眾人在世,魂夢念想,常與物交,不能外物,安出物外一,故命將絕時,形神不能相離,如生龜說殼,螃蟹入湯,疼痛苦楚,萬狀千般,既死之後,境界黑暗,猶如夜半之禽飛,懵然妄投,不知所歸何地,在造物之陶鑄,隨業識以受生,或化異類而不自覺,蓋心之所化而不得不化也,亦猶至暴者化為猛虎,至淫者化為婦人,或為傍生六畜禽蟲之類,及再得為人,皆謂之物也,故曰眾人死之曰物。若人臨終之時,諸處俱冷,惟頂門尚自溫暖者,此人得道,徑歸净域。諸處俱冷,心頭尚溫,再得為人身。不慕修道,惶惶汲汲,奔逐利名,沉滯聲色,日復一日,如牽牛羊赴於屠肆,步行一步去死轉近。未死之前,可不速求至道,勤而行之,成真度世,求免生死之罪厄,故曰救一切罪,度一切厄。道成則名刊金籙,位列仙卿,玉女麾幢,仙童鼓節,逍遙上清,上上渺渺,大羅之鄉,諸天梵炁,蕩蕩至清,故曰渺渺超仙源,蕩蕩自然清。佩符則千魔喪膽,流金則萬精滅形,故曰皆承大道力,以伏諸魔精。


空中何灼灼,名曰泥丸仙。

空彼萬法,而妙用在中,故曰空中。內景煥爛,返視獨見,故曰何灼灼。泥丸在兩眉間直入三寸,為腦血之瓊房,魂精之玉室,百靈之命宅,津液之山源,一名上一赤子,乃形軀之上神,故曰泥丸仙。


紫雲覆黃老,

金木之炁,青白交會,則化碧霞,水火之炁,黑赤既濟,則化紫雲。夫受鍊形質,莫先於真水真火也,真水非涕唾津液谷炁,所以化之濁水,在乎採太和,妙炁之中自有真一之水,謂之玄泉,要當明其水源之清濁也。火本無形,因物而生,用無法則禍發必克,仙家行火,亦有數等,用之則滅屍鍊魄,體變純陽,則有符數契合周天日月之纏度,皆口口相傳,難書竹帛。仙彥有之曰:神仙祕易不祕難,聖人傳藥不傳火。夫行水不行火,則氣難上騰,行火不行水,則不能薰蒸,是以水火既濟,而氤氳炁乃化為紫雲,神聚處氣必朝之,故紫雲蒼鬱,上朝於泥丸,覆蓋於中央黃老君,故曰紫雲覆黃老。


是名三寶君。

三寶君者,因神炁精凝化而有也。神有陰陽,炁有清濁,精有逆順。何謂神有陰陽,若因存思念想而後通靈者,亦能出入天門,預知未然,謂之陰神也。若夫積陰陽之炁,結而成祥身內生身胎仙舞蛻者,是謂陽神也。陽神為仙,陰神為鬼也。何謂炁有清濁,天有形質,含血氣者穀肉果菜之類,滋地根而生長,其字從旡從火,是謂谷炁,亦名地炁,故曰濁也。夫太和妙炁生天生地,神鬼神帝,強名為道即炁也,炁即道也,視之不見,聽之不聞,搏之不得,無形之形,無物之象,透金貫石,充塞八荒,其字從旡從火,火陽也,乃虛无之中清陽之炁也。積陰炁者則死,服陽炁者則生。何謂精有逆順,順則成人,逆為丹母,斯皆行火而有昇降也。凡夫婦之接名為劫火,亦通三關而透尾閭,故順出則成人,若乃提縮金龜,是謂文火,閉息而行,是謂武火,契合日月,謂之符火,故仙人道士開金鎖,徹玉關,運璇璣,斡日月,金精貫頂,銀浪衝天,是謂泝流,故曰逆為丹母也,順則形斃,逆則骨堅也。夫人有眼目者,乃神之門,鼻口者炁之戶,尾閭者精之路,神微妙用天真聖功盡隱於此矣,於是至人內視返聽凝其神,呼吸太和襲其炁,逆運流珠聚其精,三寶凝積於神室之內,皆化為神,故曰是名三寶君。

 

還將上天黑,以制九天魂。

人頭有九天亦曰天谷,魂神居之黃庭,所謂上有魂靈下關元是也。形好食味,神好食炁,天炁乃陽神之飯食也。《生神章》云:魂生攝遊炁,飄飄鍊素華。夫信遊炁者乃上天炁也,魂神所攝者蓋好食炁,而故以上天之炁制於九天魂也,神不得一炁以制之則不能靈,谷不得一炁以充之則不能盈,神無以靈而將恐歇,而神去於身矣,谷無以盈將恐竭,而天谷空虛矣,谷神既逝,則人命終矣。昔之未遇元炁,蕩蕩而去,今既明真,去而有所復來,故曰大還也,還將上天之炁以制九天魂神,始得其谷神不死,故謂神得一而靈,谷得一而盈。


救苦諸妙神,善見救苦時。天上混无分,

夫修上道,要在全神,神全之士,光而不耀,蒙以養正,故能復太朴,抱虛恬,混成獨立,一性遊乎寂寞靜極之境,不萌纖芥之知,故其神不離,不起毫釐之念,故其神不散。蒙莊曰:其天守全,其神不卻,守其天者神光纏綿,化生萬神,故曰諸妙神也。凡言救苦者,自救之也,苦不自救,孰能救之,我道將成,則大浸稽天而不溺,大旱山焦而不熱,死生無變於己,而況大數大劫之死乎,超越厄難之外,故曰善見救苦時也。所謂迴風混合帝一之道,一混百神於自己天上而不可分,故曰天上混无分。


天炁歸一身,皆成自然人。

夫天炁者起於太易之先,超乎萬象之外,應清明以出入,佇神機以卷舒,澄清碧於高天,淡輕紅於落日,不干風雨,不犯塵埃,呼吸玄牝之門,澡雪希夷之域,止飢渴,除滓穢,去三尸,消百病,此乃清虛有道之炁也。玉皇神用祕訣曰:知至道者天不殺,服元炁者地不滅。能明吐納之理,即使日霞日精月華月英三素五芽元皇正炁來合我身,此皆天炁也,太和入體則骨肉輕清,項生圓象,隱顯自然,始能為自然人也,故曰天炁歸一身,皆成自然人。如起於不潔之地,因於燥濕之處,雜腥穢之飲饌,混屍塚之蒸鬱,斯乃濁惡沉滯之死炁,仙道忌焉,所以仙人多樓居者,以其近天炁也。《黃庭經》云:至忌死炁諸穢賤。


自然有別體,本在空洞中,空洞迹非迹,徧體皆虛空。

老子曰:天法道,道法自然。天道猶法於自然人也,可不體之哉。夫無身之身,本來赤子,自本自根,自古以固存。老子曰:湛兮似若存,吾不知誰之子,象帝之先。此所謂別體也,且夫腦宮圓虛而適真,是以帝君居之,故泥丸為空洞之府也。《黃庭經》云:問誰家子在我身,此人何去入泥丸。正言此爾。所以守神者攝動心也,守神不失,與神為一,則忘其所守之跡矣,故曰空洞迹非迹。一之精通,超乎萬象之表,神遊太漠真空之境,則廓然徧體皆虛空也。


第一委炁立,第二順炁生,第三成萬法,第四主光明。

列子曰:生非我有,是天地之委和也。察其始也,本無我體,因委天地父母二炁而立,故曰第一委炁立。知夫此身乃炁之所生,不當暴逆其炁,使之夭閼,急宜運天炁以歸身,使綿綿而不絕,胎息歸根,順受其炁,自然久視,故曰第二順炁生。夫至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陰陽,宇宙在乎手,萬化生乎身,能使形化於炁,所以无窮,無化成神,神之所以無盡,神化合道,道合自然,以法入道,法固易達,以道入法,法固易成,一法苟得,則萬法俱成,故曰第三成萬法。道成則頂負圓象,身有光明,故曰第四主光明。又《五經提綱》云:救苦妙經本於青霄隱書,蓋鍊度之祕文也,經中綱領有四,其要在於主光明而已。一曰委炁立,蓋元始以一炁分判天地,運化陰陽,為萬物之本,周子所謂太極動而生陽,靜而生陰,陽變陰合,而生木火金水土者,此也。二曰順炁生,蓋天地既判,陰陽既立,則人受其沖和之氣以生,周子所謂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乾道成男,坤道成女,萬物化生者,此也。三曰成萬法,人道既立,叉有聖賢出於其間,陳綱紀,立制度,謂之正德利用厚生,而後人道不窮焉,子思子所謂修道之謂教,亦此意也。四曰主光明,光明者性體也,主云者奉之如君也,人能奉此光明,常為一身之主,動靜語默,皆聽命焉,自然靈臺之間,軒豁洞達,物莫能蔽,而道體全矣,《中庸》所謂尊德性,《大學》所謂在明德,莊子所謂真君,皆指此也。夫此光明,人人具有,不為堯存,不為桀亡,不為顏增,不為跖滅,操之則賢,捨之則愚,得之則昇天堂,失之則沉地獄,凡地獄中燒煮屠割苦毒萬狀,皆失此光明也。


天上三十六,地下三十六,太玄无邊際,妙哉大洞經。

斯言三洞三乘三十六部尊經也,元始天尊於龍漢元年出洞真十二部經,演九聖之道,太上道君於赤明元年出洞玄十二部經,演九真之道,太上老君於上皇元年出洞神十二部經,演九仙之道,計八千餘篇,結飛玄之炁,五方紫篆,煥於太霄,八角垂芒,耀於碧落,天真皇人按筆書之。三十六部祕於上天紫微金闕,无極高真與十神五老共相翊衛,元始天尊與諸天上聖皆月三朝其靈文,未傳下世,故曰天上三十六。元始復以三十六部祕於龍宮,以鎮海嶽洞天,故曰地下三十六,乃太玄无邊際,妙哉大洞經也。愚暗臆揣,或云陽數四九,陰數六六,或云七十二候之說,殊乖玄旨,何昧如斯,蓋上乘經典,未嘗言於衍數。


歸命太上尊,能消一切罪。

歸神歸命於太上,蓋言不可須臾離道也,須臾不離於道,則神明護之,大福隨之,動與吉會,何罪之有。


東方王寶皇上天尊,

南方玄真萬福天尊,

西方太妙至極天尊,

北方玄上玉晨天尊,

東北方度仙上聖天尊,

東南方好生度命天尊,

西南方太靈虛皇天尊,

西北方无量太華天尊,

上方玉虛明皇天尊,

下方真皇洞神天尊。

道言:十方諸天尊,其數如沙塵。化形十方界,普濟度天人。

十方天尊即十方靈寶天尊。凡有道言二字,即道君所言。此經乃靈寶天尊所說,即是萬天之宗師,三界之醫王,太上大道玉宸君,居上清真境,治藥珠日闕之內,化形為祥光瑞炁,流布十方之界,普度於天人。夫天人者,謙恭博施,仁德寬容,虛恬柔靜,相貌為和,愛敬師友,聞道篤信,此為有天人資質,天尊則化身下降,授以上道,濟度成真,故曰普濟度天人。若夫根器濁惡,不持戒行,性耽謠殺,聞道大笑者,此為同於失者也,非道負人,人自負道。


委炁聚功德,

列子曰:凡炁聚則生,炁散則死。知炁聚則生,人不能禁也,知炁散則死,人不能止也,元炁既無禁止,則是命屬造物而不屬於我也。至人得其樞要,能掌握呼吸之息,息之出入,由吾掌握,則是我命在我,不屬於天。俗喭所謂將息者,實仙真流傳,點化凡愚之聖語也,孰能悟之。悟之者自能將其息而使不散,則自然委和之炁鍾聚於一息,久而積功累德,自然成真,故曰委炁聚功德。


同聲救罪人。

老子曰:同於道者,道亦得之。若乃勤求師門,躭味至理,研窮典誥,一心念道,用志不分者,是之謂同聲相應,同氣相求,始可與言至道,而救度之,故曰同聲救罪人。


罪人實可哀,我今說妙經。

夫人受生胞胎之中,綿綿十月,母呼亦呼,母吸亦吸,炁足神備,解胎而生,驚天駭地,而得為人,謂之嬰兒,嬰兄之心,但貴食母之乳,餘無所知,此乃含真抱朴之時也。既生百日,為物所誘,情見於外,俄而能笑,則變嬰以為孩,自此乃為喪道失朴之始也。然後十五為童,二十弱冠,目眩五色,耳惑五音,七情奪其性,六慾汨其真,純樸蕩而盡矣。一日一夜,萬死萬生,驅役魂神,不閉一息,此乃處世之人,生身受罪於無間地獄,湮淪汨沒,無有出期,苟非得道,孰能免離,若此罪人,實可哀也,是以天尊大開救苦之門,廣闡微妙之典,三清聖域,坦然可歸。


念誦無休息,歸身不暫停。

一念在道而不休誦,究仙經而不息念,誦既無休息,則淵明奧賾,契合自然。《內觀經》曰:炁來入身謂之生,神去離形謂之死。是以聖人盜採天炁,歸乎一身,聖功冲用,三返晝夜,不欲暫停,故曰歸身不暫停。


天堂享大福,地獄無苦聲。

天仙不離於天,神仙不離於神,地仙不離於地,藥石仙不離於服餌藥石,鬼仙不離陰靈之鬼,此皆所行之道類使之然,亦猶水之就濕,火就燥,雲從龍,風從虎也。上學之士凝神鍊炁,復命歸根,體變純陽,身超塵劫,至於咀嚼朝霧,嚥嗽沆瀣,二景纏絡,六炁臻身,呼吸大梵之雲英,妙用悉享於天廚,自然長生,歸於天堂矣,故曰天堂享大福。不食百穀之實,土地之精,故身不死,歸於地而無淪墜之苦,故曰無苦聲。


火翳成清署,

火翳者南方地獄之名也,眾生常為慾火焚心而色翳目,故曰火翳。觸目動心,地獄即現,既悟真詮,性天朗徹,一念湛然,所謂火翳者皆化為清净之域也。


劍樹化為騫。

劍樹乃地獄名也,眾生競名利,爭人我,與物相刃相摩,交談如矛戟,對面如寇讎,見受劍樹之獄也。至人體道,含洪光大,為而不爭,胸中之荊棘悉化玉樹騫林也。


上登朱陵府,下入開光門。

此言行火也,心為朱陵府,謂之上昧君火,閉息宴坐,以心引之,則無乎不焚。腎為玄冥府,謂之中昧臣火,昇腰脅腹,閉息行之,則無乎不達。膀胱謂之三昧民火,提動機關,金龜吐燄,則無乎不昇。鍊上屍則火炁騰陟於絳宮,故曰上登朱陵府,焚下屍則火炁透徹尾閭,故曰下入開光門。


超度三界難,

世之人頭頂欲天,足履欲地,身處欲界,輪轉於六欲業輪之中,無有休息者,不忘於欲也,能常無欲,則三界輪迴之難頓超之矣。


徑上元始天。

元始天即玉清聖境也,上道既成,神昇玉清,位為真人,出則諸天侍軒,萬神備衛,高出乎太清上清之真也。


於是飛天真人无鞅數眾,瞻仰尊顏,而作頌曰:

人之頂骨八片,謂之八天,亦曰八門,中有金樓寶殿玉闕紫房,自己無相,真人總領,萬神居之,道成則神光內燭,天門自開,嬰兄蛻質,於是真人飛從天門而出,故曰飛天真人。身中之千真萬靈,即无鞅數眾也。《度人經》曰:上開八門,飛天法輪。《生神章》云:慶此嬰兒蛻,正此謂也。神昇玄都,上朝虛皇,故曰瞻仰尊顏,而作謠歌,頌詠大聖之德也。

 

天尊說經教,引接於浮生。

天職覆,地職載,聖職教化,天尊所以廣敷經教,接引浮世眾生者,乃聖人之職也。


勤修學無為,

無為為之之謂道,無為言之之為德,天無為以清,地無為以寧,二無為相合而萬物生,人安得無為哉。故曰恬淡寂寞,虛無無為,此天地之平而道德之質也,勤修上士,絕學高人,能依无為,是配合天地之平準,符契道德之質實,不亦大哉。


悟真道自成。

悟其真者,始覺萬緣俱假,惟道是真,抱守其真,自然成道。


不迷亦不荒,

世人迷於名利情欲,荒於聲色滋味,迷之又迷,以至於荒,荒者言其神不明,而心靈逐物,蕩蕩逝去而不返也。老子曰荒兮其未央哉,决以言其未嘗守中也。夫至人履乎平易,踐乎恬愉,澹然獨與,神明俱視,天下皆為塵勞妄幻,風燈眾沬,露電泡影,既不堅久,無足傾戀,入乎泰定真常之域,一念不生,萬緣俱息,至此境界,何荒迷之有哉。


無我亦無名。

不尚賢能外其身而虛己以逝世,故曰無我。道常無名,是以聖人韜其光而隱其身者,恐其道未成而名勝於實也,名者實之賓,虛名出而道德備矣,故曰繩繩兮不可名。莊子云:神人無功,至人無己,聖人無名也。


朗詠罪福句,

揚教化也。


萬徧心垢清。

精研聖典,靈府虛明。


於是飛天神王及諸仙眾,說是頌畢,稽首天尊,奉辭而退。

飛天神王乃我本來之帝真也。夫神通變化,眾而為一,不為不足化而為萬,不為有餘,及諸仙眾,則自己之萬神也。稽首天尊,永遵依大道也。奉辭而退,復歸於无極也。


太上洞玄靈寶天尊說救苦妙經註解竟

 

<-grid-: 8 claspm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