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邃之先生

黄邃之先生:或称黄邃,又名益斋,号通邃道人,黄道人、益道人。陈撄宁尝云:“通邃学问渊博,天文地理,无不精晓。”,陈撄宁的夫人吴彝珠说他“长于内外丹法并阴阳数术”。陈撄宁在《挽道友黄邃之君联语》中又云:“南宗称知己,证师传,谈妙悟,源流指掌,今后难逢第二人。”其对黄邃之的推崇于此可见一端。黄邃之《女丹诗注》序云:“壮岁宦游四方。”可知其曾经做过清朝官员。考《日记》记载,黄在三十几岁就开始做官。民国二十年出版的关赓麟主编的《交通史路政编》记载,黄是驻浔公司的办事人之一。刘鹗的《日记》还有他与黄一起研究创办织布厂的记载。无论是黄参与铁路建设还是参与织布厂的筹画,都证明了他在清朝光绪年间所设农工商部中服官。民国年间出版的《全国金融年鉴》之《华北金融年鉴》,还记载黄在光绪二十二年同时入股德亨银号和益恒昌银号两家银号。从做官和入股来看,光绪年间的黄邃之颇为富有。黄邃之《女丹诗注》序云:“馀自束发受书而后,读葛洪《神仙传》,慨然景慕其高风,遂有志于道术。壮岁宦游四方,足迹所至,闻异人必尽力访求,见秘笈必潜心快读,旁门无论矣。”据此可知,黄邃之自幼就深受道教薰陶。在他的倡议下,郑观应等再版了明朝陆西星的《方壶外史丛编》,他还参与了郑观应等创建道教修真院的筹备工作。另外,他结识了著名道教学者陈撄宁,两次进行外丹的实验。而且,他修炼道门夺舍之法,达到了坐脱立亡的高深境界。实为道门一代高贤。黄邃之的坐化,陈撄宁写到:“(通邃)常自言年龄快到七十,身中真铅真汞之气已衰,若用南派栽接之法,奈为境遇所困,力不从心。若用北派清淨之法,又因年龄关系,未必能收到速效,不得以学一种投胎夺舍的功夫,居然被他做成功了。前年坐化于上海河南路永昌泰五金楼上之吕祖坛隔壁静室中。其时正值华灯初启,高朋在座,谈笑甚欢。通邃君突蹙额曰:吾去矣。遂斜靠于西式围椅上,笑容渐敛,声息全无。店主人程兰亭先生急乘汽车,赶至敝寓,促馀往视,已无及矣。通遂君以前屡屡自言:我尚有五年寿命。余等闻之皆不乐。今果符合语言之数,但多出一年耳。”一声“吾去矣”,黄邃之就由此坐化,一代奇人就此凋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