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道人李杰

欢喜道人李杰:李杰大师宁太清,号永宏。他于清光绪二年(1876)年出生在四川江油县明镜乡。他从小天赋超群,聪颖过人,喜欢挥拳弄俸,练习拳脚,7岁又进了私塾学堂攻读持书,25岁考中秀才。这是明镜乡出的第一位秀才,他为此受到乡里的爱戴和称颂。他在江油县和剑阁县都当过私塾老师。 后来,李杰大师又成了道土。他是怎样走这条道路的呢?近几年我从剑阁县编《县志》的同志那里,才了解到关于李杰大师过去的比较详细的情况。 事情发生在光绪年间,清廷腐败,卖国求荣,横征暴敛,民不聊生。和全国一样,川北各地义和团也烽起云涌,连明镜乡的乡民也举刀执矛加入了杀贪官、诛洋人的行列。对于以慈喜为首的清朝廷卖国求荣的行径,李杰也非常气愤,经常给学生讲中国的历史,指责洋人妄图瓜分中国的野心,表现出极大的爱国热忱。 光绪三十二年,同盟会四川党人李实来江油联络义士,组织同盟会,俟机起义。李杰极为赞赏同盟会的主张,很快便加入了该会,并成为其中最活跃、最坚决的骨干分子。经过一段时间的力量积蓄,同盟会认为时机已经成熟了,便对江油县衙发起了进攻。在这场围剿县衙的战斗中,李杰大师手执一把亮闪闪的铡草刀,亲手砍掉了悬挂在大堂—亡的从来就名石符实的“明镜高悬”的匣额。这件事当时在全川震动很大,统治者惊恐万分,四川总督锡良派遣巡防总领张孝候率部到江油镇压起义。大兵压境,来势汹汹,同盟会势单力薄,人数既少,又缺乏训练,自然寡不敌众,许多同盟会的会员倒在了血泊之中,李杰大师因为武功高强,一连打翻四、五个清兵才冲击重围,保全了性命。 反动官府没抓住李杰大师,便抄了他的家,还四处重金悬贷缉拿他。李杰大师东躲西藏,想重举义旗,但同盟会受到重创之后,会众再边聚不拢了。一气之下,李杰大师上了四川灌县青城山,出家从道了。 李杰大师当了道徒之后,生活改观了,完全是另外一个境界。成天不问世事,只是烧香课经,敲钟除尘。大家不知道他的来历,更不知道他还是个秀才,只是凭他识字明理,对《道德经》与《太平经》等经卷有很高的理解能力,从而猜测他来历不凡,学问不浅。加上李杰大师做什么事情都一丝不苟,对人又好又和气,所以,上山半年之后,他就被王真人封为“欢喜道人”。道观还为他举行了命名仪式。 “欢喜”二宇可以说是对李杰大师性格的最淮确概括,他一天到晚总是乐呵呵的,一开口就笑,无论遇见什么事情,都一笑置之,从不愁眉苦脸,好象不知道忧愁为何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李杰大师一生遭遇顺畅通达,没有什么忧烦苦闷。其实,从上面的叙述里,我们已经知道,李杰大师一生经历坎坷,险象环生,家破了,自己的生命都差一点难以保全……可是,面对这一切厄运,他表现了一种达观的人生态度。 由于对宗教的虔诚信奉与修炼,他这样一个风樯陈马的勇士一下子变成了清心寡欲的道徒,同时,他又以自己精湛的医术普救众生。在山深林密的道观中,他潜心研读《道藏》、《周易》等经典,三、四年工夫,他就苦读细研了能到手的大量道学和医学的典籍,积累了丰富的有关气功和中医、中药知识。为了进一步提高技艺,身体力行,他开始了云游生涯,遍游了峨眉、鹤鸣、云起、清虚诸山,求道访友,并为各地百姓治病,走一路治一路,一律不收钱。 民国五年,李杰大帅来到了剑阁县太华山,他爱上了这里的山清水秀,住下了,一呆就是十几年。除开继续从事道教活动外,他 绝大多数时间习武练功。给人治病,闲暇时他还爱挥洒翰墨,吟诗作画。他的书法尤精篆书和云体字,绘画却是自成一体。他的小手指甲留得很长,用又尖又长的右手小指甲壳装满墨水,在特制的粉板上,描绘丹青,大多是花鸟虫鱼。绘成后,用一张宣纸复盖其上,轻轻搞一招,于是宣纸上就出现了浓谈相宜、栩栩如生的花鸟虫鱼水墨画了。这独出一格的粉板拓画绘画法是大师的创举。 李杰大师入道之后,本想抛开红尘,循入仙境,但残酷的世事总要把他时时拉回到现实中来,因为大师有一颗正直的心。民国二十四年,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来到剑阁太华山,住进了道观。红军处处替穷苦百姓说话,反对官府和土豪劣绅,这一切使李杰大师对红军产生了好感,与红军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帮红军写标语,搞宣传。只是,一个月以后,红军就开拔离开道观,长征抗回去了。红军前脚走,还乡团后脚就到,上山要抓李杰大师,幸好他跑得快,连夜跑到了秀钟山灵隐寺,才躲过了这场祸事。 以后,李杰大师仍然精研歧黄,熟读《内经》及金元四大家。池精通人体经络、阴阳五行,对于跌打损伤之类的伤科疾病,他是手到病除。一次。一位上山砍柴的农民不慎摔下山崖,全身多处粉碎性骨折,生命垂危,大家都认为不可救治了,只有等死。李杰大师 却收下了这个病人,他先对其施以道家的一种特殊手段——理法,吻合裂痕,疏通经脉,再发放内气为共治疗,然后调制了接骨丹给 他外敷,制螯散让其内服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不仅挽救了病人的生命,而且连病人的手足邦保住了,病人还可以下地干活。如此神奇精道的医术,使见者瞪目结舌,无不以为是神仙下凡。除治疗外伤以外,他对各种杂病、妇科、疑难病症亦有奇功妙方。他除了以中药、膏散治病以外,还间之施以符篆化水。每逢当地赶集之日,不分秋冬和晴天下雨,他总是在中街搭一张方桌,摆必纸张笔墨及一张使用了多年的太极八卦图,或是医病,或是卜卦。他对来算命求医的人总是有求必应。因为医术高明,李杰大师的名字远近闻名,他成了当时剑阁县无入不知、无人不晓的神医,每次赶集结束,他接待过的人总是数以百计,可见其盛况。 李杰大帅是一个轻富贵、安贫贱的人。他给富人看病治伤、卜卦算命,一律收铅;而对贫苦百姓则是一律免费。而且义施药剂。每集下来,他都把收到的金元券、银元券等等钞票,统统装进一个小布口袋,回到灵隐寺后,他就把口袋里的钞票往普贤菩萨像里一塞,就什么都不管了。以后,钞票贬值,甚至于作废,他就把普贤菩萨像里塞的钞票拿出来糊墙壁,或者用钞票折些纸娃娃什么的,给附近的孩子玩耍。 晚年,李杰大师来到成都,漫游于青城山与青羊官,总是在这两处道观停脚。依然象过去一样的练功作场,谈议道事,有时也给人治治病,恬静淡泊,逍遥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