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清心道长

乔清心道长:原籍山东省馆陶县,约生于1906—1908年间,家庭虽不是书香门第,却也够上耕读人家,少年受私塾教育多年,是一个知书达礼的知识分子。旧社会的神话小说如《湘子度林英》、《孙膑修道云蒙山》等“善书宝卷”,乔清心每一博览即爱不释手,似有仙缘,于是,产生了出家修神仙的思想。他在家过了数年教书生活, 除授课外就废寝忘食博览各种神话小说,他母亲恐他误入歧途,年末弱冠即给完婚,希冀冲淡出家思想,谁知在新婚之夜他竟“失踪”。这一出走就直奔华山中峰出家当了道士,几十年过去杳无音信,造成老母终堂,生妻去帏约。约从1927年起,他在华山一住就是十年,每想起古代仙人王乔、羡门等就会令他神往,在师友的帮助下,他潜心研究丹经,颇有所获。据他说,有一次静坐时入了大静,在冥漠中出现一黑一白现象,开静后竟经过七日,心中大喜,思忖如能长久地静坐下去,神仙就在望了,可是以后静坐再也没有发生过这种现象,乃认识到自己还是根基浅薄,遂辞师下山做“一钵千家饭,孤身万里游”,往名山洞府参访野老高贤去了。1943年乔清心到达东北黑龙江省,时逢沉阳太清宫金诚泽方丈在双城县无量观开坛放戒,乃入戒坛受“三坛大戒”,受戒以后,乔清心律己更严,举止言行唯戒是守,苦志修持,于1948年底返回陕西省长安县三角坡八仙官庄房长春堂挂单清修。1949年5月间西安获得解放,由于对共产党的政策一无所知,当时八仙宫监院姚德存已引退,宫内一百多道众“群龙无首”,遂公议到长春堂敦请德高望众的乔清心到八仙宫主持庙务。1955年乔清心当选为八仙宫连任第三任监院,这在八仙宫是史无前例的,以前最多也只是连任二任,那时乔监院已成为八仙宫道众的精神支柱。就在他连任第三任监院升座之际,道众送他匾额一方“上德若谷”。1957年中国道教协会成立,乔清心当选为副会长,由北京返回向道众详细传达道协精神。他说:“道协成立,我们道教有了自己的组织,道协的宗旨就是团结全国道教徒,继承和发扬道教优良传统,道教从创始至今,特别是道教全真派诞生以后,历尽艰辛和曲折,仍能到现在而不衰,这不能不归功于道教的教理、教义的博大精深,道教徒们又奉行老子的清静无为的教旨,与世无争。在修持上除情去欲,忍辱含垢,苦己利人而深得广大群众的信仰。”在“文革”前,八仙宫道众那种终生只讲奉献,不图享受,轻物质,重精神,自食其力的俭补恬淡生活,全部继承的是全真风貌。乔清心平素除钻研道经、农业以外,尤潜心于医学,他说:“医道通仙’道,学仙先学医。”道教的先辈如葛洪、陶弘景、孙思邀等,他们不但是博古通今的学者,更都精于医学,他们都留有大量的医学传世。所以他把道经和医书杂陈于案头,以供披览。他正淮备积累素材,将来拟编写一本道教养生学公诸于世。他的这一愿望尚未实现,“文革”风暴骤起,宗教界首当其冲。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许多文物、古迹遭到破坏。8月下旬的一天,乔外出开会回来,发现八仙宫的道教塑像被“破四旧”的红卫兵推倒在地,任人践踏;道教经典也被堆在院中焚烧。面对八仙宫这座始建于宋代的著名道观惨遭如此破坏,他泪流满面,悲愤万分,突然狂笑着扬长而去,只身赴太白山,隐居修炼,不知所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