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月潭真人

葛月潭真人:(1854——1934)原名葛月新,道号明新,又号甯静子,又称枕流道人、震庚道人,1854年出生于山东省邱县。幼年时家境中落,1858年随家迁居北京,寻亲不遇。次年闯关东来到沉阳,年仅6岁的葛月潭被父母寄食于沉阳斗姥宫。葛月潭聪明伶俐,博闻强记,深得道士们喜欢,对其进行啓蒙教育,四年中竟得大成,琴棋书画,无所不精。1867年,葛月潭在斗姥宫出家修道。1874年拜龙门派第十九代张园璇真人坛下领受了天仙大戒,成爲第二十代受戒弟子,并以操守、才华受到诸大师赞许。1875年,葛月潭赴北京白云观,先后充做迎宾知事、客堂知宾,广交天下名流,常是聚首一堂,讲经文,论书画。细心好学的葛月潭,随时向那些翰林学士们请教,并拜著名画家周棠(字少白)爲师,攻习丹青,又自学书法。由于天资聪颖,刻苦钻研,数年而成。他博览道藏,潜修益力,学识渊博,道学高深,才华横溢。兼学诗、书、画,号称三绝。尤以画花卉、怪石爲长,又善诗、赋及行、隶书等,名重一时。被誉爲“能书能画更能诗,文采风流冠一时”的学者、诗人和画家。1877年,葛月潭返回沉阳太清官后,一方面尽心太清宫庙务,一方面精研诗书画孜孜不倦,造诣深到。其书画在沉阳名气日大。书画不订润格,有求必应。诗文传于后世者颇多,与莲浦、少山并称奉天(沉阳)画坛三杰。他用隶书爲"中和福"茶庄题写的牌匾,至今尚存。其金石印章,刀法圆润,独具风格。有《葛月潭方丈画宝真迹》刊行。1880年,奉天(沉阳)城淫雨滂沱,斗姆宫前殿椽檐塌,他自告奋勇,愿负其责,数日即修複完好。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在当时政治维新形势影响下,他遵守“谈道义而化奸顽,讲经史而晓愚昧”的教理,解囊在太清官办起一座国民学校,专招贫困子弟免费入学读书,培养出大批人才。还创立宗教粹通学堂,培养道教人才。受到奉天当局的赞赏和奖励。同时,爲振兴经济,兴办实业,他又出巨资助办染织厂。1905年因太清宫玉皇阁大火,原监院解职他往;1907年(一说1908年),葛月潭被公推太清宫监院。就职后,广结道缘,筹措资金,1908年春天,将遭火焚的玉皇阁重建。民国初年(1912年)葛月潭联合南北道流,上书公府,推北平白云观爲中国道教总会,设关东总分会于太清官,葛月潭任会长。民国三年(1914年)又经诸山公议,各界推举,葛月潭由监院转升方丈,旋即开坛演戒,授徒传道,以弘教旨,成爲龙门派第20代传戒方丈,东北黄冠的领袖。 曾三次设坛,传戒弟子千馀名。葛月潭虽置身于玄门,仍关心国家与人民。1916年,著名讨袁(指袁世凯)将领黄兴、蔡锷相继逝世。沉阳各界举行蔡锷、黄兴追悼大会,他亲笔敬上一副挽联:“国士无双双国士,完人难二二完人。”情真意切,词书俱佳,曾广爲传诵。时人说葛月潭也是当代无双的高人。民国九年(1920年),山东、河北一带遭受特大旱灾,哀鸿遍野,悲嚎彻天。消息传至沉阳,葛方丈忧心如焚,彻夜难眠,他虽无回天之力,但存济世之心,发愿付出自己全部力量来救济灾区人民,于是挥毫作书、绘画,售款济助灾民。次年,旱象波及直隶(河北一带),地无青草,野有饿殍,葛方丈除自己捐款外,还号召全东北道教界人士捐资以助灾民。感其义举,当时大总统奖掖他“嘉祥褒章”一枚,山东督军兼省长田蕴山、会办赈务何春江赠他“好行其德”匾额一块。民国19年(1930年),北京白云观被京兆尹查封充公,葛月潭通信于吴俊升,吴俊升转呈于张作霖,张作霖命令全部归还。同年,辽西水灾严重,民不堪命,爲此葛月潭都亲自作画,派弟子出售,画款全部赈济灾民。葛月潭晚年隐修于奉天(沉阳)斗姆宫,生活恬淡甯静,精神矍铄,鹤发童颜,每日以诗书画爲伴,艺术造诣益深。每有求其书画者,必定允诺,且不收润笔。葛月潭多次游曆并小住千山,把千山作爲他的归宿。1929年,葛月潭亲自选定千山无量观聚仙台爲其墓址。1934年,葛方丈每后屈指自计,告人曰“吾将于冬月初九申时东归矣。”众人笑而听之,记于心中。后果于是年农历十一月初九日申时,更衣升堂,正襟端坐,羽化登仙。临终前,召众弟子堂前嘱托后事,命孙诚基继承斗姆宫监院之职。让监院邢真澈和俗弟子刘伟华爲他展开宣纸,侍候笔墨,他扶案提笔绘绝笔兰花一幅,题诗云:“一花一世界,一叶一仙差,挥尘东溟去,云天到处家”;又七绝云:“倏然蜕去有形身,蝶梦莲蘧幻亦真,心似闲云任去往,休将泥爪问前因”,然后大书“道心惟微”四字,朗笑而坐逝于太清宫。终年81岁,太清宫爲其举办盛大道场。1935年春,其坐龛运往千山无量观,殓入塔内,塔名曰葛公塔。塔上刻有葛月潭生前所绘的兰竹及其优美的题字“海爲龙世界,云是鹤家乡”,并有诗一首:“我有青青草一丛,与蕙爲伍正当风。莫笑临池着墨少,已扫烟云飓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