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道商:《道士下山》与陈凯歌之病

 

    近期,由所谓的电影哲人、中国第五代导演的杰出代表乃至华语影片的领军人物陈凯歌同学导演的《道士下山》,在上映之初就备受质疑和指责,好不容易捱到下映之际,却又意外惹来了中道协负责人的严厉谴责并强烈要求道歉。陈凯歌同学伴随着他的《道士下山》,再一次喜滋滋地爬上了口舌舆论的浪尖之上,享受着疲软之后的快感,其牛逼之情态,足以傲视天下。

 

且让我们回放一下本次“下山”事件的始末。

 

伪《道士下山》惹恼了真道士出山。

 

《道士下山》改编自徐皓峰的小说,影片主要讲诉了民国时期,一个不谙世事的小道士,因为闹粮荒离开道观下了山,遭遇一系列诡异奇幻的人物和事件……

 

这一系列诡异奇幻的人物和事件是什么呢?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说,无非就是价值观的混乱。无论是影片中吴建豪与林志玲的叔嫂畸情,还是张震与郭富城的兄弟基情,整部影片就如同吴建豪顶上的头发,看起来极其招摇地挺拔,实际上一张嘴才泄露了自己满口的娘炮腔。

 

在这样的迷乱下,极欲装逼却有深感无逼可装的电影哲人陈凯歌同学,为了给自己的“何安下”安心,终于病急乱投医地一头跪拜在了满口空话的和尚脚下。

 

《道士下山》这部影片其实折射的是中国精英们内心深处的躁动和悲哀,他们自以为骚情盖天却又倍觉内心无靠,为了所谓的商业票房(闹粮荒)而跌跌撞撞开始下山。在“贵圈很乱”的红尘欲海中,他们一方面盲目拜师,胡乱磕头,装出一幅虔诚的模样什么都信,从无内心坚守;一方面却浮躁浅薄,好大喜功,既不能坚持一项事情到底又妄图获得类似于“猿击术”这样的所谓深山秘技。

 

君不见,今日的演艺娱乐圈,谁不在脖子上挂几串佛珠,相约拜几个神棍,末了再吸吸毒,搞搞基,还真不好意思出来混。

 

陈凯歌同学的《道士下山》,无非是在善意地提醒我们:在行业闹粮荒的前提下,请允许我肆意地瞎折腾。

 

至于折腾累了,折腾错了,往和尚面前一跪——我已然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影片中,和尚给予的那番足以骗鬼的空洞教诲,不过是陈凯歌卑弱自我的虚假安慰。

 

所谓的“电影哲人”,其实是陈凯歌另外一顶看似高大上的和尚帽。

 

然而,陈凯歌的伪《道士下山》却惹得了真道士出山。

 

7月19日,中道协权益保护委员会主任孟崇然道长通过微信公众号“道扬天下”向陈凯歌提出严正谴责声明,声明中称陈凯歌执导的《道士下山》肆意丑化道教,违反多项政策法规,要求陈凯歌立即停播《道士下山》,并向道教界及社会公开道歉,消除影响。

 

在《道教界向导演陈凯歌提出严正谴责声明》中,孟崇然道长指责《道士下山》丑化道士形象、肆意编排,教唆淫欲、勾引青少年走下坡路,影响宗教和睦。然而,中国道教协会新闻发言人孟至岭道长却对记者表示,《道士下山》的制片方之前与中国道协有沟通,并按照要求对于剧情做了修改,因此道协对于影片持有包容心态。

 

对于孟至岭道长谈到的前期的“沟通”和后期的“宽容”,有内部人士称:孟至岭道长其实是有满腹苦衷的。《道士下山》影片在没修改前,对道教的丑化程度大于现在十倍。经国宗局、统战部、中道协三家联合与广电总局、陈凯歌多次艰难交涉,对方始终坚持不能修改更不能删节,尤其是陈凯歌更是牛气冲天。最后在中道协三方的强烈要求和压力下,最后光电总局终于做出让步,把大量有严重问题的内容做了删除和修改……

 

在文学艺术作品中,我们常常调侃道士为“牛鼻子”老道。通过《道士下山》事件我们才最终发现,比牛鼻子更牛气冲天的,是陈凯歌同学联合光腚总局的轰轰牛逼。

 

历史上真实的道士下山。

 

道教是中国的本土宗教,以“道”为最高信仰。而最早提出“道”这个哲学概念的老子,不但在哲学界享有双父之誉(中国哲学之父、世界哲学之父),他也是道教徒公认的祖师爷。

 

在中国哲学史上,道家学派(道教)第一次把 “道”当作世界的本原,并提出了一个以“道”为中心的宇宙本体论哲学,将“道”作为道文化体系中的最高范畴。从老子《道德经》问世一直到现在,它却拥有过数以千计的注释者,以及400多个不同的版本,并被翻译成30多种文字,影响遍及世界。其传播之广、影响之深,让人叹为神奇!前德国总理施罗德,前美国总统里根,俄罗斯国家元首梅德韦杰夫,包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都曾经多次在讲话中援引老子《道德经》原文。可以毫不夸张地讲,他们才是真正的道文化的信徒。

 

何谓道士?《太霄琅书经》称:“人行大道﹐号为道士。身心顺理﹐唯道是从﹐从道为事﹐故称道士。”道士作为中国道教的神职人员。他们依教奉行,履行入教的礼仪,接受各种戒律,过那种被世俗之人视为清苦寂寞而实际上高标清逸的宗教生活。因此,道士实为博大精深道教文化的主要传播者和形象代言人。

 

毫无疑问,《道士下山》中有“道士”之名而无“道士”之行的“何安下”,严重歪曲了道教对“道尊德贵”的信仰和“唯道是从”的行为。这要是换在某些具有极端宗教思想的国家内,陈凯歌同学估计正在另外一个世界和我们含泪遥望。

 

《道士下山》,给我们呈现出了所谓的“电影哲人”,对于以“道”为核心的中国哲学的无知和空白。哲学和哲思,成了这个时代精英们招摇撞骗,横行于世的皇帝新衣。

 

历史上真实的道士下山,是兴越灭吴的范蠡,在春秋末年吴越争霸中的智慧与淡泊,是他在十九年中创造三次裸捐纪录的陶朱遗风。

 

历史上真实的道士下山,是张良、陈平、曹参“旺汉四百年”的历史奇迹。

 

历史上真实的道士下山,是贞观之治、开元盛世的隆重揭幕。茅山上清派道士王远知下山,对时任秦王的李世民一番战略性鼓励与亲授三洞法箓;道士官员魏征下山,在朝堂之上对唐太宗以言相谏,敢犯龙颜。道士司马承祯下山,对唐睿宗劝:“国犹身也,故游心于淡,合气于漠,与物自然而无私焉,而天下治。”道士吴筠下山,对唐玄宗言:“道法之精,无如五千言,其诸枝词蔓说,徒费纸扎耳。”道士下山,是李泌的封侯;道士下山,是陈抟的授学。

 

道士下山,是李小龙一套“以无法为有法,以无限为有限”的截拳道。

 

道士下山,是名誉道家李约瑟博士的一部《中国科学技术史》和两次诺贝尔奖。

 

……

 

以“道”为核心的道教文化,不但对中华民族的形成、壮大,对中华文明的延绵、丰富,对中国人精神的净化和升华,都起到过无与伦比的作用,更以其博大精深的思想性而影响改变着世界,倍受全球的重视与瞩目。

 

陈凯歌同学的《道士下山》,是他内心莽撞而又无知的自我,忍受不了代表中国传统文化价值观的“师父”的监督严管,终于挣扎出道德约束而闯入红尘的放浪形骸。

 

所以,陈凯歌的《道士下山》,哪怕再烂,都有人会为期鼓掌呐喊。

 

 

《道士下山》其实就是陈凯歌的下山。

 

面对道教界人士对《道士下山》的质疑呼喊,陈凯歌同学会道歉吗?绝对不会。

 

我们可能都忽略了一个细节:

 

《道士下山》在中国大陆的上映时间,是2015年7月2日晚18点。

 

2015年7月5日,我们的陈凯歌同学又一次以极其牛逼的姿态,出任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首任院长。

 

在宁死也要成为死胖子的陈凯歌内心深处,《道士下山》,其实是陈凯歌自己的一次华丽“下山”。

 

在我的感觉里,陈凯歌同学其实是属于无才却好装逼的那类人,他既没有老谋子的艺术水平实力,也没有冯小刚的那一幅人见人怕,鬼见鬼愁的惊世脸庞。陈凯歌同学一生毁人不倦,他拍《无极》,却因为那句“你们想看我脱衣服吗?”彻底毁坏了一代玉女张柏芝。他拍《建国大业》,却让一帮明星大爷们不幸暴露出自己的真实国籍。在《道士下山》中,他再一次极其变态地毁了我们的男神张震,也蹂躏了我们的女神林志玲。

 

有人评论说,《道士下山》里居然连着出现好几个娘娘腔,整部影片充满着一片阴柔之气。元华杀人用的油纸伞和针,都是古代女性用品,而吴建豪的鸡冠头,养的公鸡,张震用的长枪,都是生殖器象征。《道士下山》宣传海报上的那个葫芦形山洞,似乎可以看成是导演对女性生殖器的眷恋和不舍,还有严重的安全感缺乏。

 

我们不禁要问了:陈凯歌同学,你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干脆利落地道个歉,我们请真正的道士下山,帮你治呗。

 

在道教界要求《道士下山》停播、陈凯歌和电影制片方道歉并消除《道士下山》带来的不良影响之后,同为导演的冯小刚在微博调侃说:“妖协要求《捉妖记》道歉。”我其实想对号称“小钢炮”的冯导说一句:“你真的不懂陈凯歌的内心世界。”

 

如果冯导多看几遍《道士下山》,当他明白范伟饰演的那个夜夜依靠药物向林志玲发起冲锋的丑男人到底是谁后,我估计冯导会失去与好基友陈凯歌滚草地的激情。

 

当然,这个丑男人最后死了。

 

何安下的四处拜师,不过是陈凯歌同学急于寻求出路的浮躁。也许,陈凯歌就好像传说中那只趴在玻璃窗上的苍蝇,眼前一片光明,却始终找不到出路。他想帮我们全社会安心,可惜自己却一刻也静不下来。

 

跪在佛寺里的陈凯歌,哦,对不起,跪在佛寺里的何安下,在迷茫的折腾和痛苦的决定(杀人)后,终于接受了“四大皆空”的空话连篇。这,不过是陈凯歌的一贯风格。

 

空洞、乏味、矛盾、迷乱,故作高深,不知所云……陈凯歌,所谓的凯歌已陈旧朽腐了。

 

《道士下山》,不过是宣告第五代导演陈凯歌同学电影事业的正式入暮。他会带着他毫无真情实意的大量空话,极其牛逼地进入上海电影学院,继续祸害中国第N代导演。

 

凯歌病矣,尚能道歉否?

 

对于一个病人,我们是否可以原谅他?

 

本文作者:李海波,黄老道学独立研究学者,中国道商知识体系创建人,《黄老智库》发起人。

 

 

本文不代表道门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