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大乘要诀妙经

  尔时,天尊以龙汉之年,於大福堂国化作自然七宝玄台,众宝粒饰,悬缯华盖周覆一国;於中平坐,放大光明遍照十方无极世界,一切朗然。当是其时,大圣众神、飞天神王、丹灵真老、太上三炁天君、玉晨上皇诸真人、左右二真、无量大众一时同会。三界大魔王、万海中龙王、十方仙人乘光来至,奉献珍宝价直无量,百和之香不焚自熏,天钧妓乐同时俱作。

  元始天王告太上大道君曰:子积勋重大,神智得道,教化众生,开度一切,三便已达,万圣之宗,悉为备矣。然未得此无上大乘要诀,究竟常住无量大法。累劫积德,今果之矣。因授以无上大乘要诀:至法上无复色,下无复渊,究竟法身得不退转,位如我也。拜以三乘之法,济度众生:汝当勤行大慈之心,令诸众生得离烦恼,超拔三界,为之桥梁。

  於是,太上道君避座稽首,前受记旨,而作此言:今闻此法音,心怀踊跃,得未曾有。所以者何?我昔学道以来,独处山林,或坐或行,每作是念:我亦同入法性,云何天尊以小乘法而见济度?然是我咎,非天尊也。所以者何?若我发心,修行洞慧,必以大乘而得度脱。我等智浅,闻有道法而便信受,遂获仙度,支年而住,不闻有此无极大乘之法。今蒙告诲,疑嫌泰然,今日乃知是道真子,从道中生,从法化生。於是道君不胜欣释,以偈颂曰:

  我闻是法音,得所未曾有。心怀太欢喜,疑纲皆夷朽。

  令不失大乘,无灭寿长久。能除众生恼,我闻诸漏愈。

  情断住小乘,自责最上咎。

  今获无上记,至极诸苦解。同共一法中,我昔未知此。

  烦恼诸众生,孰能达伏倚?积德行所招,今蒙甘露洒。

  金色三十二,八十种妙体。功德甚深重,魔王莫能訾。

  於空法得证,疑悔悉已洗。波巡并降伏,今为稽首礼。

  道言:我昔於无数劫所说无上道,常教化汝等,汝亦长夜随我受学,随所应度,引导汝等生道法中,欲令汝志造我上道。而汝弥委得小乘法,而谓已足。我今为汝说大乘经,名无上灵宝教诸真法。

  天尊曰:汝积行厚重,今得所愿,位登无上,智慧具足,台阙七宝,天华辉烨。汝亦当以三乘法教化众生。

  於是众圣共会,诸天并集,见道君获无上果记,心大欢喜,踊跃无量,各脱天衣及妙华香而以供养。诸天妓乐百千万种,於虚空中一时俱作,一切大众皆发无上正真道意。

  尔时,道君得无上道记,白天尊言:昔随教法,能离众中生老病死常住之法,愿为四众说其因缘,今离疑悔。

  天尊曰:诸有智者,以譬喻得解。譬若丈人,其年衰迈,财富无量,其家广大。唯有一门百余许人,住止其中。堂阁朽故,欻然火起,即大惊怖。我虽得出,而诸子等火宅嬉戏,不知怖畏,火来切已,不知为患。告诸子曰:此为火宅,垂应烧死,其可怖畏。我有下车、中车、大牛之车,今在门外,可以游戏。汝等出来,随所欲得,随意相给。诸子欢喜,竞驰走出。丈人见子安稳得出,於四座无复障阂,其心泰然,欢喜踊跃。时诸子等各白父言;先父所许玩好之具,下车、中车、大牛之车,愿特赐与。时丈人各赐诸子等一大车,其车高广,众宝装铰,周匝栏楯,四面悬铃。又於其上张设轩盖,亦以珍奇杂宝而严饰之,宝绳交络,垂诸华璎,重敷綩綖,安置丹枕。驾以白牛,肤色充梁,形体姝好,有大筋力,行步平正,其疾如风。又多仆从,而使侍卫。丈人言:此诸幼童,皆是我子,我既丰富,宝车无数,应当等心,各各与之,不宜差别。所以者何?我众宝周给一国,犹尚不匮,何况诸子。各乘大车,甚为欢喜,非本所望。

  道言:而此丈人济我子命火宅之难,兼又赐之七宝之车。我行大慈,亦复如此。我为一切世间之父,於诸怖畏、衰恼忧患、无明暗蔽,永尽无余,恒以善事度脱众生。三界烦恼,皆是火宅;而诸众生,生老病死,忧悲苦恼,愚痴暗蔽,三毒之火。教化令入无上至真之道。见诸众生为生老病死、忧悲苦恼之所烧煮;亦以五欲财利,故受种种苦恼;又以贪着追求,故现受众苦,后受地狱畜生饿鬼之苦;若生天上,及在人间,贫穷困苦,爱别离苦,怨憎害苦。如是等苦,众生没在其中,欢喜游戏,不觉不知,不求解脱;於此三界火宅,东西驰走,虽遭大苦,不以为患。道见此厄,便作此言:我为众生之父,应拔其苦,与其无量智慧,无极道场,命其游戏,以自夷释。

  道言:若以神力不说怖畏者,众生不能以是得度。所以者何?是诸众生,免生老病死、忧悲苦恼,而为三界火宅所烧,何由能解圣之智慧?如彼长者,虽复身手有力,而不用之,但以殷懃方便,济诸子等火宅之难,后各与珍宝大车。我亦复如此,但以智慧方便,於三界火宅拔济众生,为三乘地仙、天仙、无上道乘。汝等莫得乐住三界火宅,贪着粗弊声色香味之类;若贪着生爱,则为火所烧。汝速出三界,当得三乘下仙、中仙、上道之乘。此言信矣,终不虚也。汝等明此三乘,圣所称赞,唯愍众生无所哀求,静定存思而自娱乐,便得安稳无为快乐。若有众生闻法信受,勤修精进,求一切智,愍伤众生,度脱一切,是名大乘;求此乘者,名为无上至极之士。如彼诸子为求牛车,出於火宅,我欲令众生兔三界苦,得不灭乐,道说三乘引导众生。然后,但以大乘而度脱之。此法无穷,但不能尽受。以是因缘,当知圣人随宜说法。

  於是,道君既受记欢喜,而说偈颂曰:

  天尊说妙诀,今闻昔未曾。得道大智力,寿命不可量。

  一切皆欢喜,闻经之道场。勤修六度行,执志当勇猛。

  洞章布三界,妙响流十方。腾身大罗外,翱游无为乡。

  大慈愍众生,重告寿命长。一切具善根,除漏趣清凉。

  若求一切慧,行六大度行。

  守戒常清浄,坚志无上业。施宝设供养,尽心无吝惜。

  持此一心福,愿求无上德。我得一切智,悉诸神定力。

  散香陈上愿,累功在万亿。信受大乘法,念道遣所着。

  遨神升空洞,万愿无坚塞。

  自我成仙道,无数劫已经。常演法教化,一切诸众生。

  念入玄真迹,神方过尔形。炼体久视法,停神在上清。

  我常住於此,智慧力和平。勤行升大罗,游乐造玉京。

  众仙为知识,神爽得夷荣。

  哀哉诸众生,弥没於苦恼。故不为现身,令其思妙道。

  因心有翘慕,为之敷灵宝。跻神达玉京,宫殿甚珍好。

  劫尽水火荡,其土随运浩。玉林耀华果,法池可练澡。

  无为洞无为,不餐亦充饱。自享无终寿,毕契卫三宝。

  念罪诸众生,恶业为因缘。万劫更痛恼,不闻灵宝篇。

  贤者修功德,柔和质保坚。求得道场处,托孕入华莲。

  法音悟耳目,群旅并诸天。升仙寿无量,仁者当归贤。

  久修业所得,破魔拔秽尘。寿命无数劫,挺质求长生。

  烦恼悉已尽,速成无上真。

  天尊曰:是大乘经,甚为深奥,浅识之人,迷惑不解。其余下仙,信道语故,随顺此经,非己智慧。忿憍慢怠者,莫信此经。凡夫浅识,深着五欲,闻不能解,亦勿为说。设复有人,不信是经,闻有受持供养、斋戒读诵而毁谤之,轻贱憎嫉而怀结恨,是人之罪,甚为巨重:命终之日,堕地狱中,经无数劫,婴大徒苦;从地狱出,还堕畜生之中,受诸漏形疥癞、万毒恶疮,皆以身受,虽云得生,其苦颇重。谤斯经故,获罪如是。若此罪人,后生人中,诸根暗钝,偏曳挛癖,盲聋背伛;其有所言,人不信受,口气常臭,鬼魅所着;贫穷下贱,为人所使,多病消瘦;又无衣服,虽亲附人,人不在意;若有所得,寻复亡失;或为医道,顺方治病,更增他疾,或复致死;若自有病,无人救疗,设服良药,而复增剧;反逆劫盗,重辄横罹其殃。如斯罪人,永不得见众圣神王说法妙经。若有持戒清洁之人,翘心信道,希求大乘,此诸人等,乃可为说灵宝妙经。

  道君稽首,请问天尊:自此末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是灵宝经,随所愿欲赍金宝信受,及往观听,得几许福?

  尔时,元始天尊告道君曰:当今末世,若有清信道士及余智者,不问长幼,忽闻是经,若能受持餐味为善者,乃於功德之处,敷演此事,其中闻者,又发信心,功德甚大。譬如一人,家室富盛,心发大愿,布施财宝以给众乏;又以道法教导众生,令得下仙,飞腾五岳。其福多不?

  道君稽首曰:甚多。

  天尊曰:其人但施珍宝给与众生,其功无量;况复教之神方,令得升仙。此功虽重,故不如闻此灵宝经而为欢喜,其功甚大,倍於施主,非可算计、譬喻得知。而此之人,所为不多,乃获此功,况复赍受而为供养者耶。若复有人,於讲法处;若复有人,曾入斋戒,乃语友人:有此灵宝尊经,言辞深妙,共往听受。是人功德,转身得於大乘之迹,利根智慧,百千万世终不喑痖;口气不臭,舌常先病,口亦无病;齿不垢黑,不黄不疏,亦不缺落;唇不下垂,亦不搴缩;口不喎斜,不厚不大,亦不黧黑,无诸可恶;鼻不月扁月弟,亦不曲戾;面色不黑,亦不屈曲。无有一切不可喜相,唇舌牙齿悉皆严好,鼻隆高直,面貌圆满,眉高而长,额广平直,人相具足;世世所生,常与福会,亦与经教相遇。令人往听,功德如此,何况一心斋戒,承受读诵,其福无量,不可思议。尔时 ,天尊以偈颂曰:

  若人於斋戒,得闻是经音。斯人功为重,获福陪#1 为深。如有大施主,供给无量宾。乃复为演法,令其入仙真。暂生若水泡,疾生厌离心。得道位真人,三明通六神。不如一句经,教化同法人。此人福深厚,功德不可论。得具足身相,峨峨上圣宾。口气无臭秽,吐纳出烟馨。后生天人中,宫殿玩奇珍。劝人坐听经,真道常为邻。何况受持者,其福不可陈。

  设复有人,以国城、妻子、无量珍宝之物而供养者,是人所得功德,不如受持此灵宝真经,其福最多。譬如一切川流江河诸水之中,海为第一,此经亦复如是,於诸经中最为其上。又如众星之中,月为第一,此经亦复如是,於千万亿诸经法中最为照明。又如白日耀光,能除诸暗,此经亦复如是,能破一切不善之暗。又如诸小王,圣帝之王最为第一,此经亦复如是,於众经中最为其尊。又如大梵天王,一切众生之父,此经亦复如是,一切贤圣众仙之父。此经能救一切众生,离诸苦恼;此经能大饶益一切众生,充满其愿。如清凉池能济一切诸渴之者,如寒者得火,如裸者得衣,如子得母,如渡得船,如病得医,如暗得灯,如贫得宝,此大乘经,亦复如是,能令众生等离一切苦、生死之缚。若人能赍金宝受持供养,若复闻者,其人功德,诸圣神王、天帝之王莫能筹计。

  天尊告道君曰:众生可愍,婴诸苦恼,甚在可哀。吾故殷懃,重说是经。汝勤广开演,济度一切。

  道君稽首,伏受命旨。当是之时,诸来会者咸皆发自然正真道意,四座神王作礼而退。

  无上大乘要诀妙经竟

  #1 陪:疑当作『倍』。